2008年7月24日 星期四

印度-瓦拉那西(Varanasi)1

恆河河階 India Feb 2001
















12號早晨陽光燦爛,忍不住走出旅館閒逛,當早晨來臨時,也是人們一天生活的開始。

路旁店家開始買賣東西,準備上學的稚童們,坐在車上對你說「哈囉」,燦爛的童顏,令人忍不住瞇笑著雙眼回應。微風輕撫,小鳥站在牛背上休憩,路上車子喧囂聲逐漸明顯,這是走入瓦拉那西的第一天:感覺純樸美好。

午後找到Hotel Arya後搬了進去,簡陋的住房,房內乏善可陳,除了一張大床及蹲式的廁所外,所幸屋頂有個可以晒太陽的露天餐廳。瓦拉那西的街道像迷宮,錯綜複雜的羊腸小徑,加上放眼望去多是印度文的指標,先前租bike的念頭就此打住。它不是個現代城市,反而老舊落後,望見空氣中塵土紛飛,嗅覺傳來牛糞、泥土及餿水味,耳裡聽到的是不曾間歇的喇叭及喧囂聲,令人赤裸裸地感受到 "生活 "。

旅遊書上提到這城市除了宗教外,以音樂出名,尤其印度打擊樂器tabla。印度觀光局人員介紹說,巴那拿印度大學有著名的傳統音樂課程,佔地15平方公里的諾大校園,據說是亞洲最大的大學。經過藝術表演系教室,看到有人在上舞蹈課,紮實沈穩的印度舞步,踏在地板上的節奏頗具震撼性,上方肢體的曲度線條,搭配沈穩的底層舞步,有種和諧的美感。

後來音樂系上完課,於是走上前詢問,這是第一次遇見Dr. Baraji 的情景,於是聊了一下,決定晚上7點去他家學習音樂,很巧的是,他就住在我們旅館附近。

在老師回來前,他的太太及女兒熱情招待我們,師母慈祥有禮。10歲的女兒很大方和我們聊天,還教我們印度數手指遊戲,小朋友念數字的聲音像銀鈴, 叮叮噹噹的很悅耳。後來老師進家門後,先膜拜神明及猴子神(一個閃亮的平面猴型雕像,是他用各國硬幣及顏料製成後裱框);他說猴子神即他,他即猴子神,祭拜他可帶來財富及美好的事物。
然後老師放著印度鼓節奏,教導我們吟唱各式印度音階,聆聽各種節奏變化,鼓聲營造出一種Trance恍惚迷幻的情境;不難理解為何早期部落社會,巫師在場的儀式,都會有鼓聲出現營造氣氛。

接著他撥弄著古琴,用深厚的情感吟唱著,尤唱到深沈處,可聽到64分之一音符游離在情境中,這真的需要融入情境及本身的能量才做的到,有種信仰的意味在其中。Dr.Baraji說他的音樂有種能量,從內心深處發出,使別人由心中感受到,他也曾用音樂為別人做治療, 其中的力量來自他祭拜的神,是祂們所賦予他的能力。後來談到過去許多學生跑來找他學音樂,後來就再也沒有回來了,他很願意付出給予,但是這些人為印度音樂做了些什麼?

可惜我們只在這城市待兩晚,他教導我們一些印度音樂,把音樂當成禮物送給我們,也願意我們錄音與朋友分享,我得到的不只是友誼及音樂上的教誨,還有他對音樂的看法及付出的態度令我感觸良多。

13號早上老師邀請我們到他家小敘一番,拿出他的照片與我們分享回憶。他生長在社會地位不錯的家庭,歷代都是音樂家,他是第五代音樂家,從小學習中提琴,負有傳承印度音樂的重任。其中有他祖父母和家族的照片,以及在倫敦及美國表演時的照片,他也曾在美國的大學任客座教授,教導南印度傳統音樂,照片中各地的音樂家匯集場面,令人深感音樂真是無國界。後來他提及家庭生活及傳統的婚姻,使他無法擁有平靜的一片天,但這也是他必須去承受的人生課題。

發現印度人家會在門前,用穀粒排成星狀型,給螞蟻、鴿子來吃;你對牠們好,這種好的回報亦會回自己身上,在你上方有一無形的力量存在,會影響你的生命交流。

老師說了一個回報的觀念。他演奏、教導音樂不僅為了金錢,平時收少數的學生才能專心教好每位學生。你今天教學生,將來他們也會去教導別人;如果你沒教好,他們也無法教好別人。今天你去寺廟祈求神明,不能為自己祈求,你要為別人祈求,如果別人因此而好,這樣的好會一直延續,有天會回到自己身上。

這很像一個人怎樣對待生命,生命亦會以同樣方式回報。

看他有些照片,與學生同台表演,令我感到疑惑,因為在我們環境裡很少師徒同台。他說他喜歡提拔學生,和學生一起表演,會使他們更進步。這樣的胸襟另人折服,很肯付出,我想這也造就他音樂內涵的廣度。

他的音樂是種生命態度,生活的良善匯集,也是情感及能源的呈現,而非商品物。我在印度發現了一位音樂家的自我肯定價值及生命觀。

他說下次到印度時要找他,要教我們中提琴及瑜珈。想到下次見面,不知是何時?離別也是在旅程中必修的課程。

沒有留言: